三人双生

2010-05-05 12:37 | 作者:洛小哲 | 10分28-10分28彩票吧首发

作者:洛小哲。QQ:1035131027

(1)第一次见到西诺时,我正趴在桌子闭目养神。耳朵里塞着从二手市场淘来的廉价MP3。听的士SHE的《热带林》顺便还会哼几句“冷风过境,回忆冻结成冰…”只是我没想到,也想不到,下一秒,西诺连风带雨飞奔过来的脚步。撞落了我的MP3。也浇灭了我惬意的心情

有个著名的写手曾今说过:“每一次相遇都是一种缘分。”只不过,我不喜欢缘分这一种说法,要知道,像我这种连MP3都要去二手市场买。还要装阔穿明牌的人不适合缘分这种说法。更何况,这种缘分把我仅剩的一点娱乐性的物质都没收了。

讲物理的地中海兴哉哉地收过我的MP3。却在收过的那一刻蹦出一句话,“杂牌!”

我一直不喜欢别人看不起我,因为我虚伪,即使是心疼地不成样子。我还得装出一副不在乎的表情。就像是明明快要死的人却哭着喊着不要叫救护车。

这辈子,我做过的错事无数。打架,抽烟。喝酒。甚至于穿着比基尼去店跳舞。不过任何一件都比不上现在的我抽了西诺一耳刮子。我下手很狠,西诺那张细致的脸瞬间变红。

西诺,真的不是个男人。至少在我看来。我打了那么多次的架。从没哭过一次,可西诺,只挨了我一巴掌。眼眶就红了。虽然我承认我打地很重。

我从来不会安慰人。因为没有人安慰过我,这么多年来,我一直是一个人默默地舔着自己身上已经溃烂得不成样子的伤口,更何况,西诺,他不值得我浪费口舌。“你敢哭,老娘我剁了你!”我冲他吼道。结果他很成功地没把眼泪流下来,我也很成功地被地中海请出了教室。

(2)我向来不喜欢教室,现在被请出教室,我是乐得高兴。

我没有手机,于是我蹭蹭蹭地跑到三楼若寒的教室,把她教室的门敲得震天响“若寒,你给我出来。”

不出一分钟,若寒就顶着个扫把头,风情万种地从座位上挪到教室门口,走吧,我搂过她的肩。旁若无人的走下楼梯。

“有烟吗?”我停在楼梯口,望着若寒涂得乌七八黑的眼眶问到。其实,我不喜欢抽烟。真的不喜欢,只不过我习惯了在郁闷的时候抽上一俩支。吐个烟圈,所有烦恼都会像烟雾般,随风飘散。

“小哲,又怎么了?”若寒迟迟没有递给我烟。她算是了解我的。只是,她不懂我。不过,像我这样没有母亲,又没有父亲,没有朋友的人来说。有个了解自己的人已经不错了。

“怎么那么多废话!”我自来熟地从她包包里拿出一包已经没了一半的烟。径直点燃一直,深深地吸一口。

从来,我都是吸一次,呛一次,不过这次,我出奇地没有被呛到!一支吸完,另一支,直到半包烟全被我吸完。我都没有说过一句话。地上的烟头,横七竖八的到处都是,“若寒。”我开口,“你以后别在跟着我混了,好好读书吧。”说完,我转身离开了楼梯口,望着若寒站在楼梯口的身影,我突然就想到了洛景。

(3)再次回到教室时三天之后,西诺俊美的脸就出现在我面前。我不得不承认,他很帅,也很有骨气,至少他时第一个被我打了之后,还敢跟我嬉皮笑脸的,他说:“洛小哲,你看,我都被你打毁容了,给你两个选择,要么你养我,要么我养你。”也许他不知道,这是第一次有人跟我告白,虽然我不清楚这到底算不算告白。西诺,只是你不知道,我是一个虚伪的人,虚伪得不想承认我心中的悸动,虚伪得一直认为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。我愤愤得警告你:西诺,你行,你如果再来一次,我就把你揍成猪。”

我很清楚地知道,我做的是对的,因为我没有洛景那么傻,傻到为了一句誓言可以不顾一切,情原本就是朝生暮死的光华,多少人贪得一响之欢,却是死无葬身之地。脑海中又浮现洛景的身影,她握着我苍凉的手。苦苦哀求:“小哲,你不要恨他,你不要恨他。”可是我要怎样才能做到。洛景的骨灰是我撒的,撒得漫天飞舞,和着天正飘飞的桃花,撒得甚是好看。

我忘了自己在原地沉思了多久,直到班主任地中海重重得拍了我的肩,我回过神。他对我说:“安小哲,有人找你。”我的心猛地一震,犹如石化般,好久之后,我狂奔出教室。

安逸石终于还是找到了我,他一身的黑色的风衣,依稀记得,着风衣是洛景买的。安逸石是一个漂亮的男子,经过那么多年,他还是那么漂亮,漂亮得我有些恍惚,他布满忧虑的脸望着我,可我不清楚,这忧虑是处于怜惜还是出于愧疚,我想起一个句子,说是:“像一个影子,流浪在你的生活之外,困顿在你的生命之中。”如果我是这句话的主角,那么那个影子就该是安逸石。

安逸石说:“安小哲,我们回家吧,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。”我仍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熟练地聪裤袋里摸出一支烟,点上,吐个烟圈,我说:“安逸石,你不要那么自以为是!世界上那么多女人,你随便找一个,射个精@子,给点钱!就能有个活蹦乱跳的女儿。。。。如果你要,我也可以满足你啊,不过,我的钱得比洛景多才行。”世界安静了几秒,随后啪一巴掌落在我脸上。远不及那些三八们下手来得重,但这次,我却想哭,我别过头去,努力地仰着头不让眼泪掉下来,我本想在愤怒的安逸石面前扬起一个骄傲的,轻蔑的,胜利的微笑,可是,我终究是虚伪的,我不想哭,眼中的泪水忽然聚集那么多,就在转身那一刻,碎裂成行。

我甚至连抹去眼泪都来不及,安逸石就把我抱在怀里,他说:“小哲,对不起,你妈妈也一定不想这样子,跟我回家好不好!”我的身体突然冰冷,心痛地无法呼吸,我狠狠得推开他,我咆哮着:“安逸石,洛景死了,洛景已经死了。是你杀死她的,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。。。。。。。”我坚决得转身,狂奔着离开这个地方。

这场游戏,没有胜利者,所有玩家在输掉自己的一切后,一个死无葬身之地,一个痛不欲生,一个四海潮生。

(4)我一个人站在学校的楼顶,风很大,吹得我不想睁开眼睛,也睁不开眼睛,我怕在我睁开眼睛的那一刻,泪流成河。

西诺很欠揍,他说:“不要一个人装坚强,要哭就哭吧!”只不过,他不懂而已。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,哭了又有什么用!

“有烟吗?”我问,过了很久他递过来一颗苹果味的硬糖:“不要老吸烟,我知道你不是个坏孩子。”他替我撕开糖纸,放进我的嘴里,“风吹够了,就回去吧!怪冷的。”那一天,我莫名得欣喜就好像嘴里的糖,有点酸有点甜,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苦味。

第二天早上,我惊奇的发现我仅存10元的卡上多出n个0。于是,我秉着有钱谁不用的道理,将所有的钱全部取出,放在那只仿版的LV包包中。说实话,我知道这个是安逸石给我打的,他知道我的卡号,不过,我不想承认,我宁可相信这是银行打错的,我宁可在用完这些钱后被抓进监狱,然后一直就这样过完一生,但事实摆在眼前,我不想相信也难。

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一直呆在我租的小房子里面,一个人一动不动。就这样看着眼前那一堆红色的钞票,看得我晃眼,连眼泪也不自觉地流了下来。洛景说:你爸是超人,他以后会挣很多很多钱给小哲用,小哲想买什么就买什么!”结果呢,钱是有了,用的人却不在了。

一个星期之后,若寒终于一脚踹开了我家的门,同样,西诺连风带雨冲进来的脚步打破了该有的寂静,从死神手上把我抢了回来。

(5)我做了很长时间的,我梦到洛景,我跟她说了很多,说了最近的变化,说了懊糟的生活,还说到了安逸石。我说:“妈,你不知道,安逸石他变帅了呢!”之后洛景看着我不说话。她就这样看着我,最后我说:“妈,我累了,我想跟你一起生活。”

洛景很不舍得看了我一眼,她说:“回去吧,这个地方谁都会来,对你来说,太早了!”我就这样被她一把推了出来,醒来后,第一眼看到的是白白的天花板,随后再是西诺那张疲惫的脸。若寒和西诺一左一右地趴在我床边睡着了,西诺的手放在我的手上,若寒的手放在西诺的手上。多么可笑的一个场景啊,而我却不忍心打破它。

如果说缘分,我不相信,但如果命中注定,我敢肯定,没人比得上我,若寒,西诺。认识若寒是因为我替她挨了一巴掌,认识西诺是因为我打了他一巴掌。

直到我出院,我们三个都很默契得没有说话,其实,我是知道的,那天晚上在吻我。西诺也知道,我在装睡。只不过这些小秘密不用说出口,也未必说得出口。但关于若寒为什么不说话,我不清楚。

(6)至前的一个晚上,天下着下雨,那种蒙蒙细雨,很细密,你根本看不到雨丝,但当你在雨中走过一段时间后,你会发现,全身上下都是湿漉漉得难受。

我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接到了若寒的电话,刚买的手机,还很新,我按下接听键,若寒的声音传到了耳边。很平静,出奇的平静。她说:“小哲,今天老狼请客,你去不?在红夜酒吧。”我愣愣地说好,挂掉电话,一阵失落,但又不知道为什么。翻翻信。3条未读短信,都是来自西诺的他写道:“洛小哲,我真的很喜欢你。我知道你也是。”“你不要再逃避了,我会在街心花园等你。”“小哲,你一定要来!”

我盯着屏幕看了好久,随后,我关掉手机。一头扎进人群中,雨还在下,而且越下越大。

到了红夜酒吧,并不见多少人,往日熙熙攘攘的酒吧今天出奇的安静,若寒坐在吧台的高脚凳上,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啤酒。我说:“若寒。。。”她转过身,递给我一杯啤酒。那天晚上,我们谁都没有化妆,都是该有的学生模样,两张幼稚的脸却都有两颗不幼稚的心。

若寒问我:“小哲,你喜欢西诺吗?”我坐在一旁握着玻璃杯好久,直到若寒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我冰凉的手。我抬头,眼中的若寒有些模糊。若寒自己摸着口袋去柜台付钱,她走时,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她说:“洛小哲,我和西诺,你会选择哪个??”

我的世界从来没有过的安静。我一直以为,若寒在我生命中会是一个过客。而此时,我小视了过客的力量,若寒是,西诺也是。

(7)日子还是一天一天地过,只不过多了一些平静,那次以后,若寒很少来找我,偶尔遇见也只是擦肩而过,而西诺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。

我抽烟抽得越来越厉害,不同的是,没有人再给过我青苹果味的硬糖。

两个月之后,就当我以为生活一直会这样持续下去的时候,若寒找到了我,她本来单薄的身子看起来更加地消瘦。“小哲,你帮帮我,我怀孕了,孩子是西诺的。我不想打掉他,你帮帮我好不好。”面对若寒,我呆住了,好久之后,我放下她扯着我的手:“若寒,好,我帮你!”

我把若寒藏到了我的屋内,自己塞了大把的钱给校长,帮若寒帮了休学。当天晚上,若寒躺在我床上,我躺在地上,天很黑,没有一丝的光亮,我听着床上若寒均匀的呼吸声,突然间哭了,我努力地咬紧嘴唇,不让自己哭出声来,可是,越是这样,泪流的越是汹涌。

第二天,我偷偷得背着若寒去找西诺,原因很简单,我想他了,我给他发了短信,很简单的一行字“我在街心花园”。之后,我坐在台阶上,一动不动地等着他,就好似他那一夜等着我。西诺终究是来了,我的心莫名的欣喜,这是否代表他还喜欢我。可是为什么一定要。。。。。。

我拉着西诺去吃饭,喝了很多很多的酒,额哦开始模糊,我开始羡慕若寒,我说:“西诺,你是爱我的吧,我求求你要了我好不好!”说着句话的时候,我泪流满面。不仅纵横满面,甚至,流到了心里。那天晚上,我依偎在西诺怀里,却是浑身冰冷,那种感受,只有我知道,那种心痛,也只有我知道。

回到家,是第二天清晨。若寒坐在床沿边,没有任何表情,她甚至收拾了东西“洛小哲,我打算回去了,谢谢你!还有。。。。。。。。我。。。。恨你。”

我碎碎念着这句话好久,直到西诺打电话过来:“小哲,若寒出车祸了。”于是,我崩溃了。若寒动手术,需要钱,需要很多很多钱。

我找到安逸石,我哭着求他,我说:“爸,我需要钱。我要救她,我要救她啊!!!!”

安逸石冷冷地看着我他说:“安小哲,你妈已经死了,你还要疯到什么时候!马上跟我走。”我死死地拉着他的裤脚,“爸,我跟你走,你给我钱,你先给我钱啊!”两行清泪随着颤动的声音流了下来。

“小哲,爸爸对不起你,爸爸不能让你再任性。爸爸开车撞到了人。我们去国外好不好,我们去国外!”听完之后,我傻在了原地。

(8)最终,我还是拿着安逸石的钱赶到了医院,我对安逸石说:“你走吧!”只是,他带走的不仅仅是我仅存的那一丝父亲的概念,他,带走了若寒。当我赶到医院时,若寒走了,拿苍白的布盖在她头上显得那么的苍凉,又那么地孤单

西诺用双手紧紧地抱着我:“小哲,这不怪你。”只是我的眼泪太汹涌,掩盖住了西诺那低低的声音,以及我抽痛的厉害的心脏。

若寒的葬礼很简单,简单到只有我、西诺以及一个中年妇女参加,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若寒的母亲,有点带灰白的头发,清瘦的身躯,似乎一吹就倒,可是她还是没有倒下,她一步步地走向河边,掏出一把若寒的骨灰,把它撒向河里。我愣愣得出神,看着纷飞的烟雾,有一瞬间,我的眼泪又碎裂成行,若寒的母亲说:“对于逝者的怀念,最好的方式不是念念不忘。”

可是,我做不到,无论是对于洛景,还是若寒,甚至于若寒肚子里那个还未出生的孩子。

我不曾告诉过西诺,那一幕幕的梦境,那深深地刺痛,每天晚上,我都会从梦中惊醒,如此得夜复一夜,为何我还麻痹不了。

梦中的若寒对我说:“小哲,你放下吧,我在这里挺好。”她的表情很平静,出奇地平静,她接着说:“其实那晚,你去见西诺,我都看见了。”我沉默了许久,许久之后我说:“若寒,我从没想过你会从我的生命中消失,只是,我真的错了。”若寒的身影变得飘忽,最后,她走了,走得坚决。

(后续)两年之后,我站在漠北的寒冰上,望着这个离天堂最近的圣地。慢慢地掏出手机给西诺传短信:“西诺,我和若寒都很好!我要留在这里陪若寒看神秘的北极光,我相信,她这辈子会幸福。。。。。。”我抚着隆起的肚子:“若寒,你听到了吗?你这辈子要幸福,西诺和我都在你身边,我们三个要一起幸福,我们一家要永远幸福!”

(全文完)

评论